蘅赯slight

我写刀。

是我过于贪婪,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。
前世来生,和现世又有什么关系呢。
安。
刚好一个半月。
我没有后悔过喔……

雨天。
漫步在空寂的雨天。
一个人。
孤单的撑着伞的一个人。
只能注视着泛起水纹的坑洼,漫无目的的转移视线。
她浑浑噩噩的走过一段桥,靠着落满雨滴的栏杆,纯黑衣袖已经湿透。
“塔晞汭娅?”
她轻声出口,回想着刚刚从她身旁掠过的金色背影。
又轻叹一声,撑着伞往道路的那一头走去。
留下一地伤心。

时间线:中元节。
角色塔晞汭娅已死亡。

滴滴事件背后的道理

关于滴滴的事情,我想这篇文章很好的表达了我的心声,希望关注这件事的各位能停下来看一看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女孩子的花》唐敏
 
       相传水仙花是由一对夫妻变化而来的。丈夫名叫金盏,妻子名叫百叶。因此水仙花的花朵有两种,单瓣的叫金盏,重瓣的叫百叶。

  “百叶”的花瓣有四重,两重白色的大花瓣中夹着两重黄色的短花瓣。看过去既单纯又复杂,像闽南善于沉默的女子,半低着头,眼睛向下看的。悲也默默,喜也默默。

  “金盏”由六片白色的花瓣组成一个盘子,上面放一只黄花瓣团成的酒盏。这花看去一目了然,确有男子干脆简单的热情。特别是酒盏形的花芯,使人想到死后还不忘饮酒的男人的豪情。

  要是他们在变化成花朵之前还没有结成夫妻,百叶的花一定是纯白的,金盏也不会有洁白的托盘。世间再也没有像水仙花这样体现夫妻互相渗透的花朵了吧?常常想象金盏喝醉了酒来亲昵他的妻子百叶,把酒气染在百叶身上,使她的花朵里有了黄色的短花瓣。百叶生气的时候,金盏端着酒杯,想喝而不敢,低声下气过来讨好百叶。这样的时候,水仙花散发出极其甜蜜的香味,是人间夫妻和谐的芬芳,弥漫在迎接新年的家庭里。

  刚刚结婚,有没有孩子无所谓。只要有一个人出差,另一个就想方设法跟了去。炉子灭掉、大门一锁,无论到多么没意思的地方也是有趣的。到了有朋友的地方就尽兴地热闹几天,留下愉快的记忆。没有负担的生活,在大地上遛来逛去,被称做“游击队之歌”。每到一地,就去看风景,钻小巷走大街,袭击眼睛看得到的风味小吃。

  可是,突然地、非常地想要得到唯一的“独生子女”。

  冬天来临的时候开始养育水仙花了。

  从那一刻起,把水仙花看作是自己孩子的象征了。

  像抽签 那样,在一堆价格最高的花球里选了一个。

  如果开“金盏”的花,我将有一个儿子;

         如果开“百叶”的花,我会有一个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 用小刀剖开花球,精心雕刻叶茎,一共有6个花苞。看着包在叶膜里像胖乎乎婴儿般的花蕾,心里好紧张。到底是儿子还是女儿呢?

        我希望能开出“金盏”的花。

        从内心深处盼望的是男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 绝不是轻视女孩子, 而是无法形容地疼爱女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 爱到根本不忍心让她来到这个世界。

  因为我不能保证她一生幸福,不能使她在短暂的人生中得到最美的爱情。尤其担心她的身段容貌不美丽而受到轻视,假如她奇丑无比却偏偏又聪明又善良,那就注定了她的一生将多么痛苦。

  而男孩就不一样。男人是泥土造的。苦难使他们坚强。

  “上帝”用泥土创造了男人,却用男人的肋骨造出了女人。肋骨上有新鲜的血和肉,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痛彻心肠。因此,女子连最微小的伤害也是不能忍受的。

  从这个意义来说,女子是一种极其敏锐和精巧的昆虫。她们的触角、眼睛、柔软无骨的躯体,还有那艳丽的翅膀,仅仅是为了感受爱、接受爱和吸引爱而生成的。她们最早预感到灾难,又最早在灾难的打击下夭亡。

  一天和朋友在咖啡座小饮。这位比我多了近10年阅历的朋友说:“男人在爱他喜欢的女人的过程中感到幸福。他感到美满是因为对方接受他为她做的每件事。女人则完全相反,她只要接受爱就是幸福。如果女人去爱去追求她喜欢的男子,那是顶痛苦的事,而且被她爱的男人也就没有幸福的感觉了。这是非常奇妙的感觉。”

  在茫茫的暮色中,从座位旁的窗口望下去,街上的行人如水,许多各种各样身世的男人和女人在匆匆走动。

  “一般来说,男子的爱比女子长久。只要是他寄托过一段情感的女人,在许多年之后向他求助,他总是会尽心地帮助她的。男人并不太计较那女的从前对自已怎样。”

  那一刹间我更加坚定了要生儿子的决心。男孩不仅仅天生比女孩能适应社会、忍受困苦,而且是女人幸福的源泉。我希望我的儿子至少能以善心厚待他生命中的女人,给她们的人生中以永久的幸福感觉。

  “做男人最大的缺点就是,没有办法珍惜他不喜欢的女人对他的爱慕。这种反感发自真心一点不虚伪,他们忍不住要流露出对那女子的轻视。轻浮的少年就更加过分,在大庭广众下伤害那样的姑娘。这是男人邪恶的一面。”

     我想到我的女儿,如果她有幸免遭当众的羞辱,遇到一位完全懂得尊重她感情的男人,却把尊重当成了对她的爱,那样的悲哀不是更深吗?在男人,追求失败了并没有破坏追求时的美感;在女人则成了一生一世的耻辱。

  怎么样想,还是不希望有女孩。

  用来占卜的水仙花却迟迟不开放。

  这棵水仙长得结实,从来没晒过太阳也绿葱葱的,虎虎有生气。

  后来,花蕾冲破包裹的叶膜,象孔雀的尾巴一样张开来。

  每一个花骨朵都胀得满满的,但是却一直不肯开放。

  到底是“金盏”还是“百叶”呢?

  弗洛伊德的学说已经够让人害怕了,婴儿在吃奶的时期就有了爱欲。而一生的行为都受着情欲的支配。

  偶然听佛学院学生上课,讲到佛教的“缘生”说。关于十二因缘,就是从受胎到死的生命的因果律,主宰一切有形和无形的生命与精神变化的力量是情欲。不仅是活着的人对自身对事物的感觉受着情欲的支配,就连还没有获得生命形体的灵魂,也受着同样的支配。

  生女儿的,是因为有一个女的灵魂爱上了做父亲的男子,投入他的怀抱,化作了他的女儿;

         生儿子的,是因为有一个男的灵魂爱上了做母亲的女子,投入她的怀抱,化做她的儿子。

  如果我到死也没有听到这种说法,脑子里就不会烙下这么骇人的火印,如今却怎么也忘不了了。

  回家,我问我的郎君:“要男孩还是女孩?”

  “女孩!”他毫不犹豫地回答。

  “男孩!”我气极了!

  “为什么?”他奇怪了。

  我却无从回答。

  就这样,在梦中看见我的水仙花开放了。

  无比茂盛,是女孩子的花,满满地开了一盆。

  我失望得无法形容。

  开在最高处的两朵并在一起的花说:“妈妈不爱我们,那就去死吧!”

  她俩向下一倒,浸入一盆滚烫的开水中。

  等我急急忙忙把她们捞起来,并表示愿意带她们走的时候,她们已经烫得像煮熟的白菜叶子一样了。

  过了几天,果然是女孩子的花开放了。

  在短短的几天内她们拼命地放开所有的花朵。也有一枝花茎抽得最高的,在这簇花朵中,有两朵最大的花并肩开放着。和梦中不同的,她们不是抬着头的,而是全部低着头,像受了风吹,花向一个方向倾斜。抽得最长的那根花茎突然立不直了,软软地东倒西歪。用绳子捆,用铅笔顶,都支不住。一不小心,这花茎就倒下来。

  不知多么抱歉,多么伤心。

         终日看着这盆盛开的花。它发出一阵阵锐利的芬芳,香气直钻心底。她们无视我的关切,完全是为了她们自己在努力地表现她们的美丽。

  每朵花都白得浮悬在空中,云朵一样停着。其中黄灿灿的花朵,是云中的阳光。她们短暂的花期分秒流逝。

  她们的心中鄙视我。

  我的郎君每天忙着公务,从花开到花谢,他都没有关心过一次,更没有谈到过她们。他不知道我的鬼心眼。

  于是这盆女孩子的花就更加显出有多么的不幸了。

  她们的花开盛了,渐渐要凋谢了,但依然美丽。

  有一天停电,我点了一支蜡烛放在桌上。

  当我从楼下上来时,发现蜡烛灭了,屋内漆黑。

  我划亮火柴。

  是水仙花倒在蜡烛上,把火压灭了。是那支抽得最高的花茎倒在蜡烛上。和梦中的花一样,她们自尽了。

  蜡烛把两朵水仙花烧掉了,每朵烧掉一半。剩下的一半还是那样水灵灵地开放着,在半朵花的地方有一条黑得发亮的墨线。

         并非不雅观!

  我吓得好久回不过神来。

  这就是女孩子的花,刀一样的花。

  在世上可以做许多错事,但绝不能做伤害女孩子的事。

  只剩了养水仙的盆。

  我既不想男孩也不想女孩,更不做可怕的占卜了。

  但是我命中的女儿却永远不会来临了。


        “绝不是轻视女孩子,而是无法形容地疼爱女孩子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爱到根本不忍心让她来到这个世界。”
        记住了吗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蘅赯slight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年8月26日01:04

致歉

三次发生了很大的事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……

非典型花吐症⑥(上)

#cp云亮
#上将云×指挥官亮
前文: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

  诸葛亮放下枕头,看着赵云的背影消失在门后,下床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。

  扫开铺满桌面的褐色纤维团,诸葛亮挑了几本书叠在一起放进了桌子下的箱子里。又翻了翻书架,确定没有什么需要带走的东西之后犹豫再三,最后还是把桌面上的信封和纸放进了箱子里。

  果然还是没什么东西呢。诸葛亮看着箱子里的纸制品有点沮丧,恍然又想起了什么,于是从床头柜里拿出了一叠相片。

  没有人的相片,每一张都是不重复的景色,横亘在天空的彩虹,跨越溪流的吊桥,还有山中起舞的蓝色蝴蝶……

  诸葛亮想,自己并不喜欢旅游的时候把不属于那里的东西留在相片里。

  “亮亮?准备好了么?”听声音判断,赵云大概已经到了门口, 诸葛亮略微翻了翻相片,就把它们丢进了箱子里。
 
  “好了。”他站起身,把箱子搬到了客厅的茶几上,突然眼前发黑,双脚瘫软的半趴在上面。

  “亮亮?!”赵云迅速的冲过去,看着自家爱人痛苦的样子却不知该从何下手。

  “唔……”诸葛亮吃痛的闭上了眼睛,捂着胸口翻下了茶几。

  “赵云……”他轻声低呼。

  “我在。”

  “你过来……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熟悉的薄荷味愈发近了,扑鼻的清凉味道,最后停留在了赵云的唇上。

  赵云愣了神。

  缠绵缱绻的吻,流连着不肯离去,如蝶恋花,不可分。

  诸葛亮抱住赵云,用手环绕着赵云的颈项。

  “给我。”他说。

♢♢♢♢♢♢我不但拖更我还短♢♢♢♢♢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来自突然断网选手蘅赯slight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突然刹车)
   

我跟你们讲这个人超甜的! @佛系米粥
两个打野一直在吵ouo,她一个人走上路怼对面凯和鲁班。
中间有一次我被对面凯单抓,残血了,快要die了,结果她跑过来一个一技能把凯吹了回去还帮我挡下了鲁班的火箭炮qaq她真好。
*٩(๑´∀`๑)ง*开心!

啊!想写zr!想写策乔!想写刀!
发糖是什么不存在的(。

非典型花吐症⑤

#cp云亮
#上将云×指挥官亮
#ooc是我的锅

前文: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

  下午两点。

  赵云还在走神,诸葛亮还在看着走神的他走神。

  一个在想为什么,另一个也在想为什么。

  “我不知道现实为什么要给予我如此沉重的一击,是否由于一直以来我享受着命运的偏爱。”

  “如果可以,能否把我的生命交换给他?”

  赵云一手握着笔在灰白的纸上胡乱的写着些什么,过了一会儿又把笔抛在一旁,把纸给撕的七零八碎。

  纷纷扬扬的纸片散落一地,像再也无法拼凑回来的昨天。

  为什么他不喜欢花呢?

  他此生唯一一次因这件事感到愧疚与痛苦。

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分割线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
 
  上将十分讨厌他的哥哥,那个喜欢穿着一身白色礼服别上几朵百合花的哥哥。

  他甚至几度怀疑他那位自称白执事的哥哥是不是他的姐姐。

  总之白执事的形象在他的心里留下了抹不掉的阴翳,也让他讨厌花这种生物。当然,还因为花是一种容易凋零枯萎的东西。

  它门脆弱的不像是鲜活的生命,而像是玻璃或是陶瓷制品,与冬日窗户上的冰花无异,美丽又易碎。

  他本能的抗拒着这种生命力薄弱的生物,却喜欢上了同样脆弱的诸葛亮。

  他对他或许是一见倾心。

  他私下里小心翼翼的收集着诸葛亮的资料,在查到生平经历的时候心兀地凉了一截。

  【弃婴,在福利院门口被发现,由福利院收养长大……小学被发现智力突出……初中……高中保送星航舰队……在舰队上……】

  里面有一句【期间因大大小小的疾病经常住院】深深的刺痛了赵云的双眼。

  想想都知道,那种所谓的“疾病”一定是个借口,诸葛亮只不过要借此离开学校罢了。但是“经常”意味着什么,就令人不禁毛骨悚然了。

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分割线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

  赵云最喜欢蓝色,从他卧室的整体风格就可以看出。

  诸葛亮曾经问过他为什么喜欢蓝色,他不假思索的回了“因为蓝色是最适合你的颜色。”

  的确是这样,要问冷色调有什么代表,那一定就是蓝色了,悲伤冷漠的蓝,难以窥测的蓝,正是诸葛亮的真实写照。

 
  赵云还没有想更多,扁鹊的消息就开始轰炸他的手机了。

  『上将,作为舰队上唯一的主刀医生,我希望你能尽快把指挥官带回地球。』

  『舰队上没有弃疗这一说法,如果指挥官病情发作,那么就只能进行抢救。』

  『直到抢救无效,直到失去生命体征……』

  『PS:返回地球请和炊事班稍作商榷,他们下午五点半要回去采购食材。』

  “……”赵云看着消息,终是无言。

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分割线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

   诸葛亮突然起身走进了书房,但赵云并没有察觉,他沉浸于过于巨大的痛苦之中。

  当他联系好炊事班回去的时间,收拾好自己就行东西,准备看下诸葛亮在干嘛的时候,才发现诸葛亮锁了门。

  “亮亮?”赵云小声询问,像是怕惊扰了谁。

  “亮亮你开门好吗?我们回地球去好不好?”赵云敲着门,门内却始终安静异常。

  “我带你去游乐园好不好?亮亮你开开门啊。”赵云已经有点不好的预感,心里隐隐的不安着。

  “不要。”诸葛亮背靠着门,微微咬紧了唇。

  地上铺满的褐色纤维团,在敲门的动静下轻微震动。

  书桌上,娟秀的字体在纸上写了些什么说不出口的话。也已被褐色的痕迹吞没。

  “亮亮。”赵云蹲下来,抚着蓝色的门,低声安慰他“我们回去,好么?”

  仅仅七厘米的距离,就将他们两个人分隔阻绝。

  门内始终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 赵云起身在柜子里翻找着什么,然后拿着一把钥匙打开了书房的门。

  诸葛亮依然抵在门后,听着开门的声音,轻声呜咽。

  他把头垂下,埋在围着双腿的手臂里。

  赵云知道诸葛亮在门后,因此慢慢的推开门,门内皆是触目惊心的褐色。

  他强压着心里冗杂的感受,把缩在角落里的诸葛亮抱了起来。

  “不哭了,好么。”他把诸葛亮抱回卧室,然后放在了床上“等会我们就回地球了,我先去帮你收拾一下东西?”

  诸葛亮泪眼婆娑,看着站在他面前的赵云,启唇想说些什么。

  “唔……”口腔内突然被什么东西侵入,像是要夺走他所有的呼吸,诸葛亮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,猛的咬住赵云的下唇。

  腥甜的血液顿时在两人间传递。

  “你干什么?”诸葛亮终于得到呼吸,正大口大口地喘着。

  “我怕亮亮会说不,就只好堵住亮亮的嘴了呢……”赵云略微低落,舔了舔唇上的伤“不过如果亮亮这么排斥的话,那下次还是算了吧……”

  诸葛亮蓦地从脸一直红到耳根子,他知羞的拿枕头捂住了脸。

  “亮亮?”赵云并没有看见他的反应。

  “我等会自己收拾东西。”诸葛亮隔着被子如是说到。

  “那好,我去给你拿瓶牛奶,马上回来。”赵云又俯身抱了他一下,就出去了。

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分割线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
我终于更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惊人了我居然写了kiss(如果看的人多我就写车×),弧太久了致歉orz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周更选手蘅赯slight
 

(๑´∀`๑) @米 介绍一下专云

每次写后续前都要看一遍前面自己写了什么
我是不是唯一一个这样的假文手ou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