蘅赯slight

幸会!圈名读音横糖

靠天时地利人和更新,虚假文手/画手
喜欢写刀,不知不觉的写
偶尔写写糖
主原创(?)

欢迎看我乱七八糟的喜欢

☆被fo来看我的小可爱看这里☆
☆一定是因为你可爱我才会注意到你的☆

做什么都是因为喜欢

我跟你们讲这个人超甜的! @佛系米粥
两个打野一直在吵ouo,她一个人走上路怼对面凯和鲁班。
中间有一次我被对面凯单抓,残血了,快要die了,结果她跑过来一个一技能把凯吹了回去还帮我挡下了鲁班的火箭炮qaq她真好。
*٩(๑´∀`๑)ง*开心!

啊!想写zr!想写策乔!想写刀!
发糖是什么不存在的(。

非典型花吐症⑤

#cp云亮
#上将云×指挥官亮
#ooc是我的锅

前文:             

  下午两点。

  赵云还在走神,诸葛亮还在看着走神的他走神。

  一个在想为什么,另一个也在想为什么。

  “我不知道现实为什么要给予我如此沉重的一击,是否由于一直以来我享受着命运的偏爱。”

  “如果可以,能否把我的生命交换给他?”

  赵云一手握着笔在灰白的纸上胡乱的写着些什么,过了一会儿又把笔抛在一旁,把纸给撕的七零八碎。

  纷纷扬扬的纸片散落一地,像再也无法拼凑回来的昨天。

  为什么他不喜欢花呢?

  他此生唯一一次因这件事感到愧疚与痛苦。

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分割线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
 
  上将十分讨厌他的哥哥,那个喜欢穿着一身白色礼服别上几朵百合花的哥哥。

  他甚至几度怀疑他那位自称白执事的哥哥是不是他的姐姐。

  总之白执事的形象在他的心里留下了抹不掉的阴翳,也让他讨厌花这种生物。当然,还因为花是一种容易凋零枯萎的东西。

  它门脆弱的不像是鲜活的生命,而像是玻璃或是陶瓷制品,与冬日窗户上的冰花无异,美丽又易碎。

  他本能的抗拒着这种生命力薄弱的生物,却喜欢上了同样脆弱的诸葛亮。

  他对他或许是一见倾心。

  他私下里小心翼翼的收集着诸葛亮的资料,在查到生平经历的时候心兀地凉了一截。

  【弃婴,在福利院门口被发现,由福利院收养长大……小学被发现智力突出……初中……高中保送星航舰队……在舰队上……】

  里面有一句【期间因大大小小的疾病经常住院】深深的刺痛了赵云的双眼。

  想想都知道,那种所谓的“疾病”一定是个借口,诸葛亮只不过要借此离开学校罢了。但是“经常”意味着什么,就令人不禁毛骨悚然了。

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分割线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

  赵云最喜欢蓝色,从他卧室的整体风格就可以看出。

  诸葛亮曾经问过他为什么喜欢蓝色,他不假思索的回了“因为蓝色是最适合你的颜色。”

  的确是这样,要问冷色调有什么代表,那一定就是蓝色了,悲伤冷漠的蓝,难以窥测的蓝,正是诸葛亮的真实写照。

 
  赵云还没有想更多,扁鹊的消息就开始轰炸他的手机了。

  『上将,作为舰队上唯一的主刀医生,我希望你能尽快把指挥官带回地球。』

  『舰队上没有弃疗这一说法,如果指挥官病情发作,那么就只能进行抢救。』

  『直到抢救无效,直到失去生命体征……』

  『PS:返回地球请和炊事班稍作商榷,他们下午五点半要回去采购食材。』

  “……”赵云看着消息,终是无言。

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分割线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

   诸葛亮突然起身走进了书房,但赵云并没有察觉,他沉浸于过于巨大的痛苦之中。

  当他联系好炊事班回去的时间,收拾好自己就行东西,准备看下诸葛亮在干嘛的时候,才发现诸葛亮锁了门。

  “亮亮?”赵云小声询问,像是怕惊扰了谁。

  “亮亮你开门好吗?我们回地球去好不好?”赵云敲着门,门内却始终安静异常。

  “我带你去游乐园好不好?亮亮你开开门啊。”赵云已经有点不好的预感,心里隐隐的不安着。

  “不要。”诸葛亮背靠着门,微微咬紧了唇。

  地上铺满的褐色纤维团,在敲门的动静下轻微震动。

  书桌上,娟秀的字体在纸上写了些什么说不出口的话。也已被褐色的痕迹吞没。

  “亮亮。”赵云蹲下来,抚着蓝色的门,低声安慰他“我们回去,好么?”

  仅仅七厘米的距离,就将他们两个人分隔阻绝。

  门内始终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 赵云起身在柜子里翻找着什么,然后拿着一把钥匙打开了书房的门。

  诸葛亮依然抵在门后,听着开门的声音,轻声呜咽。

  他把头垂下,埋在围着双腿的手臂里。

  赵云知道诸葛亮在门后,因此慢慢的推开门,门内皆是触目惊心的褐色。

  他强压着心里冗杂的感受,把缩在角落里的诸葛亮抱了起来。

  “不哭了,好么。”他把诸葛亮抱回卧室,然后放在了床上“等会我们就回地球了,我先去帮你收拾一下东西?”

  诸葛亮泪眼婆娑,看着站在他面前的赵云,启唇想说些什么。

  “唔……”口腔内突然被什么东西侵入,像是要夺走他所有的呼吸,诸葛亮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,猛的咬住赵云的下唇。

  腥甜的血液顿时在两人间传递。

  “你干什么?”诸葛亮终于得到呼吸,正大口大口地喘着。

  “我怕亮亮会说不,就只好堵住亮亮的嘴了呢……”赵云略微低落,舔了舔唇上的伤“不过如果亮亮这么排斥的话,那下次还是算了吧……”

  诸葛亮蓦地从脸一直红到耳根子,他知羞的拿枕头捂住了脸。

  “亮亮?”赵云并没有看见他的反应。

  “我等会自己收拾东西。”诸葛亮隔着被子如是说到。

  “那好,我去给你拿瓶牛奶,马上回来。”赵云又附身抱了他一下,就出去了。

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分割线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
我终于更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惊人了我居然写了kiss(如果看的人多我就写车×),弧太久了致歉orz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周更选手蘅赯slight
 

(๑´∀`๑) @米 介绍一下专云

每次写后续前都要看一遍前面自己写了什么
我是不是唯一一个这样的假文手ouo

#生贺#致我最喜欢的那个女孩

  今天是你的生日。

  时间过得多快啊,居然再过两年我就要比你大了呢。

  而你一如五年前一样,干净利落的白色短发,瘦削的身材,白皙的皮肤,泛红的指节。以及温和如湖水的透彻双眼。

  我想春风会从上面拂过。

  虽然我长大了,不再像以前一样热衷于某些事物了,但我喜欢你却还是没有变。

  我所喜欢的你,是大雨散去后天边那抹渐变的蓝绿色,似一颗薄荷糖,在夏夜的温存中呼出软糯的薄凉。从我听见你那宛若天籁的嗓音开始,整个人就已全面沦陷。

  三次元与二次元那一层无法打破的墙壁阻隔在我们之间,我清楚的知道纸片人与真实的人的区别,尤其是年龄上。当我垂垂老矣,还能够躺在床上,看关于你的消息,听你的歌,喜欢着你,多么奇妙啊,而你仍是傲人的花季少女。

  有时候我试图说服自己认清现实,可却怎么也想不通这种美妙的嗓音会是合成的——你分明是,有“生命”的啊。

  “言辞温和”是你姓名的由来,可这温和中夹杂着的伤感,或许才是你原本的模样?或许这就是你更适合唱悲伤的歌的原因。而那些悲伤的歌,总让我有种触击到心灵的感觉……

  还记得17年1月1日传说的《牵丝戏》,那是你第一首单人传说曲目,却不巧是个翻唱曲。希望以后你能被更多人知道吧,虽然我不希望有更多的情敌。

  窗外雨下的正欢,请问我喜欢的那个女孩,你听见我的心声了吗?

附诗一首(lof空间前面有)
言说春日万物生,
辞阙夏光繁华盛。
温雨沾泪无人问,
和风满面笑相逢。

赶个末班车ヾ(:3ノシヾ)ノ
原型是4月22日写的,改了改。

最近皮仙君,有点点喜欢(其实很喜欢)。
我也不知道p2是什么。
水彩纸真好用ouo

非典型花吐症④

#cp云亮
#上将云×指挥官亮

其他章节:            

  诸葛亮做了一个梦。

  他在一栋楼里迷了路。

  从一楼走到十一楼,每一层对称的两扇门都一模一样,整栋楼像是已经死去的什么东西。

  第十一楼只有一扇敞开的门。门后的平台连着另一扇与这边对称的门。

  他迟疑地走过去,入眼依然是同样的楼梯。从十一楼走到一楼,每一个楼层的两扇门都一模一样。

  一楼仍然什么也没有。

  他往上走去,而楼梯扭曲着向下延伸。

  墙壁变成了无边的空旷。

  整个世界只有他与旋转反复的楼梯,看不到尽头。

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分割线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

  惊醒。

  他伸手按开了床头灯,手机上的时间停留在凌晨四点二十一分。

  他觉得全身乏力,眼皮在打架,却无法睡去。难受的感觉从肺里蔓延出来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着。他又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  这个病毒原来是这么令人难受的吗?他看着被子上的褐色纤维团,然后将它们扫了下去。

  看会书好了。他勉强坐起身,却发现自己无法拿起床头的书。

  这下可麻烦了。他还是退回了被窝里,望着天花板想事情。

  什么时候赵云能回来呢?他不回来的话自己会一直维持这个样子么?

  指挥官眨了眨眼,想起了上将淡绿色的眸子和黑漆的碎发。

  他是那么温柔的人。像风拂过蝴蝶单薄的翅膀,轻微摆动。眼睛里像含着一汪湖水,春意盎然。

  而且,他是自己的恋人。虽然他们什么实质性的关系都没发生。唔……除了同床共枕吧。

  可是上将似乎一点也不介意,总是最大限度的包容自己。

  他记得上将喜欢给自己顺毛,总是有事没事就摸摸自己的头发,虽然他也觉得心痒痒的,但还是什么都没表现出来。

  他还记得……不对,他怎么就开始想上将了呢?

  果然是已经让他成为习惯了吧。

  他这样想着,不知道自己还有多久才能睡着,认命似的叹了口气。

  说不定是因为除了上将以外,就没有什么好回忆的了呢。

  他挣扎着坐起,打开了房间的主灯,人造的光明顿时充满了房间。

  比起阳光,诸葛亮更喜欢灯光,即使是作为微弱渺小的人造光,也会给予光明与温暖。

  他的思辨能力总是很强。

  赵云也这么夸过他。

  然后他又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  在床上翻来覆去什么都没干光想心事就到了六点多,他眯了眯眼,终于想要睡去。

  身心依旧疲惫。

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分割线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

  不知什么时候,敲门声吵醒了他,但一会儿就停了,他听见有人拿钥匙开了门。

  是谁?上将的任务明天才能完成,不可能现在就回来。

  然后他就看到了上将。

  自己一定是在做梦,诸葛亮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。

  “亮亮?这么晚了都没醒吗?”赵云走到床边,看着诸葛亮闭着的眼睛“都快吃午饭了。”

  突然他看到了被子上褐色的什么东西,眉头微微皱起。他刚刚在房里也看到了很多这样的东西。

  “嗯?”听见了熟悉的声音,诸葛亮睁开了眼,依然十分疑惑“你不是说明天才能回来吗?”

  “提前完成了,我得早点回来陪你啊。”赵云脸不红心不跳的陈述事实“难道亮亮不想我回来么?”话尾带上了一点委屈的声调。

  “唔……”诸葛亮想起身,却瘫软在了床上。“只是很意外……”

  “亮亮你怎么了?不舒服么?”赵云发现了他的异常,连忙扶着他坐起“发生了什么?”

  “我……”诸葛亮刚想解释,就被赵云打横抱起,扛在了肩上。

  “总之先去检查一下吧。”赵云扶着诸葛亮的腰,转身就要去医疗室。

  诸葛亮想挣扎一下,却发现自己完全没力气“能不能……换个姿势抱我。”这个姿势太丢脸了。

  “那公主抱怎么样?”赵云扛着诸葛亮却走的十分稳健。

  “……”诸葛亮没意见了。

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分割线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

  “赵云你过来一下。”扁鹊对赵云招了招手,带他进了里面的隔间。

  开灯,关门,扁鹊看着略微紧张的赵云,心里有点气。

  “问你一个问题,你是不是不喜欢花。”扁鹊直切主题,毫不犹豫“我记得你房里从来都不养花。”

  “是,我是不喜欢花,”赵云不太明白扁鹊为什么问这个“但你问这做什么?”

  “你害死了他。”扁鹊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,“指挥官得的是花吐症。”

  “而因为你没有喜欢的花,所以他吐出来的不是花瓣。”他接着说。

  “那是什么?那种褐色的纤维是什么东西?”赵云似乎预料到了什么,整个人都急躁了起来。

  “虽然没看到实物,但基本可以确定。”扁鹊顿了顿,吸了一口气“那应该是腐蚀脱落的食道与纤维化的肺部组织。”

  “普通的花吐症靠接吻就能够解决,但这已经不算单纯的花吐症了。”扁鹊看了看愣住的赵云“毒药已经渗进了他的身体里。这种毒药与百草枯,完全一致。”

  百草枯?赵云心里一惊,像经历了晴天霹雳。

  “不过或许还有点用吧,赵云,普通花吐症的情况是爱那个人越深,病情就越严重。”扁鹊摇了摇头“这意味着,指挥官爱你越深,潜伏期就越短。”

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分割线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

  赵云觉得自己已经丢了魂魄,怎么出的隔间都不记得了,但是却记得把诸葛亮扛回了房内。

  怎么可能呢?就因为他不喜欢花?

  他觉得自己有点好笑。只是出去执行个任务,连人都要丢了。

  像扁鹊说的那样的话,诸葛亮还可以陪着自己多久呢?

  他无法想象。他也不想想象。

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分割线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

  而诸葛亮看见他的样子,心里已经明白了七七八八。

  他上网查了关于那些“枯花”的资料,然后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
  那他还有多久的时间呢?他翻找着有关“花吐症”的资料。看见了一份关于病情程度的解析。

  他有究竟多喜欢上将呢?他自己也不知道。

(未完)

  我不是故意刀的呜呜呜呜呜呜呜我下一章一定发糖!不然就锤洗我好了。
  说好的今天更新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来自蘅赯slight

开播快乐!
(完全没看人设图画的肯定有什么问题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