蘅赯slight

不定期更新。
喜欢咕咕。
感谢能喜欢我的文字。

七月半,连续几天的凉雨冲刷着大地,似乎想洗去夏天的温度。她撑着伞回到家中,把外套和伞搭在衣架上,然后褪下了雨靴,小心翼翼的将怀里还未盛开的栀子花放进了花瓶。
她走向窗户,伸手推开了窗棂,趴在窗框上闭上双眼,任细雨轻吻着她的脸。直到雨把窗棂完全打湿,她才迟钝的想起还未给花瓶添上一点水。她跌跌撞撞的想去添水,却突然发现花瓶里的不是栀子花,而是白玫瑰。
空气突然变得死寂,仅剩雨淅淅沥沥的声音响着,她咬紧了双唇。
是什么时候,她的健忘症已经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步?
白玫瑰不是一个好的象征,她又走到玄关处,准备出去重新买花,她就这样想着,连碰倒了桌边相框都没发觉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