蘅赯slight

不定期更新。
喜欢咕咕。
感谢能喜欢我的文字。

非典型花吐症④

#cp云亮
#上将云×指挥官亮

其他章节:    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

  诸葛亮做了一个梦。

  他在一栋楼里迷了路。

  从一楼走到十一楼,每一层对称的两扇门都一模一样,整栋楼像是已经死去的什么东西。

  第十一楼只有一扇敞开的门。门后的平台连着另一扇与这边对称的门。

  他迟疑地走过去,入眼依然是同样的楼梯。从十一楼走到一楼,每一个楼层的两扇门都一模一样。

  一楼仍然什么也没有。

  他往上走去,而楼梯扭曲着向下延伸。

  墙壁变成了无边的空旷。

  整个世界只有他与旋转反复的楼梯,看不到尽头。

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分割线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

  惊醒。

  他伸手按开了床头灯,手机上的时间停留在凌晨四点二十一分。

  他觉得全身乏力,眼皮在打架,却无法睡去。难受的感觉从肺里蔓延出来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着。他又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  这个病毒原来是这么令人难受的吗?他看着被子上的褐色纤维团,然后将它们扫了下去。

  看会书好了。他勉强坐起身,却发现自己无法拿起床头的书。

  这下可麻烦了。他还是退回了被窝里,望着天花板想事情。

  什么时候赵云能回来呢?他不回来的话自己会一直维持这个样子么?

  指挥官眨了眨眼,想起了上将淡绿色的眸子和黑漆的碎发。

  他是那么温柔的人。像风拂过蝴蝶单薄的翅膀,轻微摆动。眼睛里像含着一汪湖水,春意盎然。

  而且,他是自己的恋人。虽然他们什么实质性的关系都没发生。唔……除了同床共枕吧。

  可是上将似乎一点也不介意,总是最大限度的包容自己。

  他记得上将喜欢给自己顺毛,总是有事没事就摸摸自己的头发,虽然他也觉得心痒痒的,但还是什么都没表现出来。

  他还记得……不对,他怎么就开始想上将了呢?

  果然是已经让他成为习惯了吧。

  他这样想着,不知道自己还有多久才能睡着,认命似的叹了口气。

  说不定是因为除了上将以外,就没有什么好回忆的了呢。

  他挣扎着坐起,打开了房间的主灯,人造的光明顿时充满了房间。

  比起阳光,诸葛亮更喜欢灯光,即使是作为微弱渺小的人造光,也会给予光明与温暖。

  他的思辨能力总是很强。

  赵云也这么夸过他。

  然后他又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  在床上翻来覆去什么都没干光想心事就到了六点多,他眯了眯眼,终于想要睡去。

  身心依旧疲惫。

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分割线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

  不知什么时候,敲门声吵醒了他,但一会儿就停了,他听见有人拿钥匙开了门。

  是谁?上将的任务明天才能完成,不可能现在就回来。

  然后他就看到了上将。

  自己一定是在做梦,诸葛亮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。

  “亮亮?这么晚了都没醒吗?”赵云走到床边,看着诸葛亮闭着的眼睛“都快吃午饭了。”

  突然他看到了被子上褐色的什么东西,眉头微微皱起。他刚刚在房里也看到了很多这样的东西。

  “嗯?”听见了熟悉的声音,诸葛亮睁开了眼,依然十分疑惑“你不是说明天才能回来吗?”

  “提前完成了,我得早点回来陪你啊。”赵云脸不红心不跳的陈述事实“难道亮亮不想我回来么?”话尾带上了一点委屈的声调。

  “唔……”诸葛亮想起身,却瘫软在了床上。“只是很意外……”

  “亮亮你怎么了?不舒服么?”赵云发现了他的异常,连忙扶着他坐起“发生了什么?”

  “我……”诸葛亮刚想解释,就被赵云打横抱起,扛在了肩上。

  “总之先去检查一下吧。”赵云扶着诸葛亮的腰,转身就要去医疗室。

  诸葛亮想挣扎一下,却发现自己完全没力气“能不能……换个姿势抱我。”这个姿势太丢脸了。

  “那公主抱怎么样?”赵云扛着诸葛亮却走的十分稳健。

  “……”诸葛亮没意见了。

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分割线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

  “赵云你过来一下。”扁鹊对赵云招了招手,带他进了里面的隔间。

  开灯,关门,扁鹊看着略微紧张的赵云,心里有点气。

  “问你一个问题,你是不是不喜欢花。”扁鹊直切主题,毫不犹豫“我记得你房里从来都不养花。”

  “是,我是不喜欢花,”赵云不太明白扁鹊为什么问这个“但你问这做什么?”

  “你害死了他。”扁鹊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,“指挥官得的是花吐症。”

  “而因为你没有喜欢的花,所以他吐出来的不是花瓣。”他接着说。

  “那是什么?那种褐色的纤维是什么东西?”赵云似乎预料到了什么,整个人都急躁了起来。

  “虽然没看到实物,但基本可以确定。”扁鹊顿了顿,吸了一口气“那应该是腐蚀脱落的食道与纤维化的肺部组织。”

  “普通的花吐症靠接吻就能够解决,但这已经不算单纯的花吐症了。”扁鹊看了看愣住的赵云“毒药已经渗进了他的身体里。这种毒药与百草枯,完全一致。”

  百草枯?赵云心里一惊,像经历了晴天霹雳。

  “不过或许还有点用吧,赵云,普通花吐症的情况是爱那个人越深,病情就越严重。”扁鹊摇了摇头“这意味着,指挥官爱你越深,潜伏期就越短。”

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分割线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

  赵云觉得自己已经丢了魂魄,怎么出的隔间都不记得了,但是却记得把诸葛亮扛回了房内。

  怎么可能呢?就因为他不喜欢花?

  他觉得自己有点好笑。只是出去执行个任务,连人都要丢了。

  像扁鹊说的那样的话,诸葛亮还可以陪着自己多久呢?

  他无法想象。他也不想想象。

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分割线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♢

  而诸葛亮看见他的样子,心里已经明白了七七八八。

  他上网查了关于那些“枯花”的资料,然后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
  那他还有多久的时间呢?他翻找着有关“花吐症”的资料。看见了一份关于病情程度的解析。

  他有究竟多喜欢上将呢?他自己也不知道。

(未完)

  我不是故意刀的呜呜呜呜呜呜呜我下一章一定发糖!不然就锤洗我好了。
  说好的今天更新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来自蘅赯slight

评论(17)

热度(40)